预警

水位

不一样的年轻人

时间:2021-10-08   作者:市公共检验检测中心 王超   
  
  初见陈剑同志,他还在乡镇上班。第一次接触,我就觉得他和一般年轻人不一样。
  
  那天,刚出小区门,就看到一位年轻同志右腿缠着绷带,手拄双拐在路边等车。当时,我就在想,这个人真会“作妖”,伤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在家卧养,还到处乱跑。中午回到小区,与门卫师傅闲聊才知道,“作妖”的人叫陈剑,在我市某乡镇担任党委组织委员。前段时间在单位意外摔倒,造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怕耽误工作,伤势稍有好转就拄着拐去上班了。
  
  再见陈剑同志已是半年后。这天,他右腿绷带已经取掉,但双手依然拄着拐。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看着他还在拄拐的样子,就觉得奇怪。通过与其交谈了解到,由于手术后没注意休养,骨折处已经长出的骨痂消失了,医生强烈要求他静养,坚决不能右腿用力了。为了回单位工作,他又拄起了拐。我问他:“年纪轻轻,你就不拍落下残疾吗”?他笑着回答,“乡镇人手不多,每人都有自己的工作。请假了,就会增加别人工作量。再说了,作为一名党员干部,国家给你发了工资,有什么理由不干好自己分内之事”。听到他的回答,我很惊讶,这年轻人怎么这样,难道工作比自己身体还重要吗?
  
  与陈剑同志打交道比较多的时候,是在2020年那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控工作中,这时候的他已经从乡镇调到市直部门工作。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保卫战,我市创新在小区设立党支部。陈剑作为最年轻的支部委员,负责统筹小区值守、入户摸排核查等工作。60余名党员除了在本小区值守外,还要负责马路对面一个老旧小区的工作。每次安排值班,陈剑同志都要在小区支部群里咨询大家时间安排意见,力求能够兼顾每位同志单位工作和家庭情况。值班表初稿出来后,再次在支部群让每位同志核对值守时间是否有冲突,并作调整。由于部分同志未及时看信息、反馈情况,经常出现“调整好值班表,不断有同志在群里反映与单位值班冲突”的问题,导致每次看似简单的值班安排,都要做数十次的调整。看到微信群一次次要求核对值守时间安排的信息,我不由得暗自感叹,这年轻人可真有耐心啊。正常情况下,我们小区每3天轮一次班。但在值守过程中,我多次发现,陈剑同志有时上午值完班,下午或者晚上还在值守。这又是什么情况?面对我的疑问,他乐呵的告诉我,“人员不好调,这点小事就不用麻烦别人了”。
  
  进入2021年,为构建新冠感染的免疫屏障,党和国家为每位公民提供免费疫苗接种服务,并要求迎接尽接。有一些人缺乏免疫常识的人,错误的认为“疫苗接种对身体有害”。在我们小区就有这样一位偏执又固执的大叔,小区党支部、社区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做工作,他都以“身体有病,不能接种”为由拒绝接种疫苗。让其提供不能接种的医院诊断证明,他也推三阻四,拒不提供。为将小区疫苗接种工作“清仓见底”,陈剑同志联系到大叔的儿子、媳妇帮助做工作,也没有成效。在交流中,陈剑同志沮丧的对我说起这个事。我安慰他说,“我们只是小区党支部,对小区非党人员只有服务,没有约束和管理权利。工作做到这个样,你已经尽力了,把情况上报社区就可以了”。“即使上报社区,问题 还是没有解决,说明我们工作还是没有做好啊”,他固执的对我说。看着眼前他,我甚至有点想不通,这年轻人怎么这么犟!又过了一天,他兴奋的告诉我,“那个事解决了!”原来,为了啃下硬骨头,陈剑同志通过走访,了解到大叔承包了一个工程,而该工程的主体为我市一家医药公司。掌握到这个情况后,他立即联系我市医药行业主管部门,并商请主管部门通过公司法人做通了大叔的工作。
  
  看到这个不一样的年轻人,我突然想起中央电视台曾经播出过的一段公益广告,“我是谁,是什么样的人?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我是离开最晚的那一个,我是开工最早的那一个,我是想到自己最少的那一个,我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一个,我是行动最快的那一个,我是牵挂大家最多的那一个。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这段广告词,不正是对陈剑这样的九千余万中国共产党人担当品质的真实写照吗?他们虽然使身处平凡岗位,但时刻都在以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尽心尽力为党旗增光添彩,为推动党的事业蓬勃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
分享到:
  • 禁捕退捕
  • 禁捕退捕

  • 核心价值观
  • 核心价值观

  •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

  • 换届风气监督
  • 换届风气监督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

  • 精准扶贫
  • 精准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