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

水位

王大祥:百战老兵的传奇人生

时间:2020-07-27      
  
  水都网讯( 张家国 陈珊)近日,笔者慕名来到六里坪镇蒿口村西岗移民安置新村,见到了今年已90岁的百战老兵王大祥,王老身体还算硬朗,因今年是他小儿子王万均去世一周年,王大祥与老伴彭玉莲谈起这个精心照料45年的病残小儿子时,感伤得说:“在我42岁的时候,我们的小儿子王万均出生,然而王万均3岁那年,不幸患了脑膜炎,当时的医疗条件和家庭条件都有限,他的病没能治好,还还留下了后遗症,随着王万均一天天长大他的病情也在不断加剧,一开始到处疯跑,后来就不会说话,还时不时会发狂大人咬人。甚至还把王老精心保管的立功证书翻出来当玩具丢失在野地,最近几年王万均病情再次加重变成脑瘫,双目失明,不能说话,也失去行动能力,只能一天到晚躺在床上,王老每天定时给小儿子喂饭,端屎端尿,洗衣服,同时还要照顾患病的老伴,就这样日复一日坚持了数十年,直到去年九月小儿子病重离开人世。”说起小儿子,王大祥和老伴彭玉莲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谁能想到这位17岁由一名剃头匠参加解放军,曾跟随彭德怀元帅率领的第一野战军从湖北转战甘肃、青海、新疆等西北五省,参加大小战役一百多次,跟胡宗南、马步芳的部队交锋过很多次,曾四次负伤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争年代幸存者,不忘初心,爱在家乡,回乡当农民65载的百战老英雄,默默无闻经受着家庭磨难尽心尽力照顾着患重病的妻儿,从不向政府摆老资格伸手要照顾添麻烦,把生活的磨难当成人生的另一场战斗,让人感受到老英雄浓浓的家国情怀。王大祥说:“我是在战场上入党的老党员,绝不能给国家和部队添麻烦,新中国成立71年了,现在我还常常想念跟随部队转战在各个战场之间的革命生涯,怀念那些牺牲的战友,我能活下来也是个奇迹。”谈起解放战争时期枪林弹雨经历的战斗场面依然记忆清晰。伴随着老英雄的回忆,一个农民百战老兵的让人尊敬的形象浮现在记者面前。
  
17岁参军当上理发员
  
  1930年的6月,王大祥出生在均县(现丹江口市)六里坪镇蒿口村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祖辈以剃头为生,9岁时父亲病逝母亲改嫁,他与大伯一起生活,跟随大伯走乡串户为人剃头,艰难的生活,磨炼了他坚强的意志。1948年3月的一天,王大祥正在六里坪区花栗树老街剃头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15旅的一个营的战士到花栗树老街粮店征粮,解放军的一位排长见王大祥剃头手艺不错,人也机灵,便动员他参加革命队伍,为战士们理发。翻身得解放的王大祥赶紧答应。据王老回忆,当年参军时他个矮,大伯找到部队首长不让他参军,还是排长说起,大伯才没能把他从队伍中拉回来,那年他才17岁。
  
  部队攻打河南淅川时,因队伍减员严重,王大祥被编入机枪连任装弹员。那时一挺歪把子机枪配备4名战士,其中2名机枪手,2名装弹运送手。战斗时他是一名战士,休整时时他为战士们理发。一年后,部队每月为每个战士发一毛钱的理发费。还为王大祥买回上海造手动理发推子、剪子、围披等全套工具。他每隔半个月为重机枪连、步兵连和尖刀连的战士们轮流理一次发,每个月的工作量都在300人次左右,虽说很辛苦,但他感到十分快乐。“穿着布鞋的解放军打赢了穿皮鞋的国民党军队,靠的就是官兵一致、军民同心追求解放的坚定信念。”王大祥说。那时部队供应紧张,王大祥穿的灰军装是用稻草灰当染料将白土布染成的,遇到下雨时军装常常是白一块灰一块,脚上穿的大多是草鞋。布鞋都是很少有的,夏天冬天都是这样,而国民党军队,从上到下都是清一色的美式军装皮鞋,可是我们赢了。直到1948年底,解放战争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部队才为战士们统一配发了军装。
  
我曾四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
  
  谈起第一次参见战斗,王大祥打开了话匣子:“1948年7月,为巩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我所在的部队急行军赶到河南淅川参加与敌军争夺阵地激战,争夺战一次比一次激烈,战场上火光冲天,炮声不断,敌人飞机在头顶上狂轰滥射,子弹嗖嗖的,我爬在战壕为机枪手装填子弹链,多次打退敌人进攻后收复了主阵地上的四个小山头。由于我的出色表现,1948年9月,我光荣的入了党。死伤太多了,那个场面很惨烈,有的战士牺牲时都不清楚籍贯和姓名,他们为建设新中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王大祥说他最难忘的一次战斗要数解放西安古城与胡宗南嫡系部队争夺城外一座小山包的战斗。抢占制高点的战斗从早上打到天黑,越来越激烈,敌人大概知道我军占领山头的人不多,想凭借优势兵力和精良武器一口气吃掉我军,夺得制高点。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敌人集中一个团的兵力向王大祥所在的第一营发起多次疯狂冲锋。天上飞机、地上机关枪、迫击炮响成一片。敌人密集的炮火像雨点似的射向山头,成群的敌人像蚂蚁一样蜂拥而上,噼噼啪啪的枪炮声和歇斯底里的喊叫声混在一起,情形相当险恶。面对5倍与我的敌军,大家毫无畏惧色,沉着冷静,打退了一次又一次进攻。由于敌众我寡,弹药补给困难,王大祥所在的机枪连150多名战士,最后活着的只有40多人。当时王大祥的头顶被弹皮划破,右腿被敌人子弹穿透,右腋下被弹片击伤,右手食指也被子弹削去半截,浑身是血的王大祥当即昏死过去,幸好有三名战友牺牲时被炮弹掀起压在王大祥身上。敌人冲上阵地后,以为他死了,就没在“照顾我”。好在增援部队火速赶到,把王大祥从死人堆里救了出来。之后的岁月里,王大祥随彭德怀元帅率领的第一野战军在解放鄂豫陕十几个县城后,豫1949年5月参加了解放汉中、成都战役,打垮了胡宗南几十万主力部队;8月26日,攻克兰州、宝鸡等14个县市;9月5日,解放青海西宁市,进军宁夏;9月28日,新疆和平解放。战斗中,王大祥一路成长,由士兵再到代理副排长。抗美援朝时期,由于腋下弹片还未取出来,身体多处带伤,被编入0075部队,留守青海西宁参与清剿马步芳残匪的战斗。
  
退伍回乡务农当农民
  
  1954年夏,王大祥从部队退伍回乡务农时,部队想安排他在西宁供销社工作,并要为他办军人伤残证,他坚决不要。1955年他在郧阳公安部队医院取出了那块陪他转战大西北五省,经历了上百次战斗的那块弹片。“要真谢谢那块弹片,它救了我一命,还陪了我七、八年让我不那么寂寞。”年近九旬的王大祥老人十分幽默乐观。“60多年来,我从不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坚定地跟着解放军走,跟着党走,就是牺牲了也是值得的,打仗肯定有牺牲,现在我还常常想念那些死去的战友,我能活下来也真是个奇迹。党的照顾比亲身女儿还强。”   
  
  1955年回乡务农后,在当地干部的撮合下,王大祥与农村姑娘彭玉莲结婚,育有三儿一女。大儿子在部队入党退伍后在中生电器公司工作,二儿子在镇移民站工作,也是一名党员。
  
  如今,王大祥老人作为移民内安对象,住着宽敞明亮的二层楼房,并被列为精准扶贫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农村低保对象,每年享受政府复退军人优抚金,日子越过越好。王大祥感激地说:“党和政府对我的关心非常周到,每年春节、党的生日,市里、镇里的领导还上门看望慰问,每年还发600元老党员生活补贴,每个月民政还为他发老军人生活补贴375元,党的恩情他终身难忘。”
  
  自从六里坪烈士陵园迁移到家门前,他知恩图报献余热。10多年来,每年的清明节、建军节他都要到8位战友墓碑前叩拜英烈,缅怀一起战斗国的牺牲战友。目前,老人生活起居自己动手,洗衣做饭等家务样样能干,还经常下地种粮种菜。王大祥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啥时候都不能忘了那段艰苦的解放岁月,不能忘了为国捐躯的英烈们,能看到国家一天天富强,军队越来越强大,心里感到很满足。”
分享到:
  • 核心价值观
  • 核心价值观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
  •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

  • 精准扶贫
  • 精准扶贫

  • 丹江口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
  • 丹江口市创建全国文明城市

  • 丹江口市创建全国卫生城市
  • 丹江口市创建全国卫生城市

  • 优化营商环境
  • 优化营商环境